未分类

H色情软件下载

陈一鑫的想法当然也是和绝大多数穿越者一样,希望子女今后能够完整地继承自己打拼下来的事业。不过要做到这一点,首先便得保证下一代具备相应的能力,否则再多的家产也抵不住后代出几个败家的庸才,而从小接受面且先进的教育,便是保证后代成才的基本条件之一。

关于是否要将孩子送回三亚念书的问题,陈一鑫也跟家人讨论过多次,但一直没有作出明确的决定。他倒不是认为没有必要送孩子回三亚,只是他要常年在北方镇守,无法与妻儿一同返回三亚定居,除非他能舍弃这几年在北方经营出来的局面,辞去目前的职务,选择回国做个文职武官。

是与家人长期分居两地,还是辞职舍弃当下的事业,对陈一鑫来说的确是一个两难的决定。哪怕他在军中杀伐果断,但在面临这样的选择时也还是不免出现了犹豫不决的情况。而且他已经离开三亚十年,在国内并无太多可依靠的人脉,不管是送家人回去还是自己调职,都很难提前做好周的安排,在这种情况下他肯定不能轻易放弃手中的军权。

陶东来的这个表态无疑是让他看到了解决问题的希望,如果执委会能对此提供比较妥善的安排,那倒真可以考虑先将家人送去三亚安顿,解决孩子的教育问题。

陈一鑫应道:“那我先谢谢陶总了!不过以后能不能多给些假期,这样我就能每年回两趟南方,免得孩子长大了不认识我这个爹!”

陶东来点点头道:“为国戍边,的确辛苦,你的难处,执委会肯定都放在心上,会尽力为你解决。关于休假的问题……可能还得看这次的任务能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如果一切顺利,那你今后就能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自行安排了。”

陶东来这话倒也不是给陈一鑫画大饼,如果真能在这次的多国会晤中达成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停战协议,那接下来一段时期内,海汉在东北亚地区就无需再保持随时备战的状态,不管是将领还是部队都能得到休整的机会。只要能迎来和平的局面,别说一年两次休假了,就算陈一鑫想回三亚住上个三五个月也不在话下。

当然了,这只是一种理想情况,东北亚的形势也未必会朝着海汉所期望的方向发展。陶东来不敢把话说得太死,毕竟熟悉东北亚情况的高级将领就这么几个人,要是国际形势接下来没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那海汉仍需在这个地区保持军备水平,陈一鑫肯定也没法回国享受长假。

当下有陈一鑫的家人在场,陶东来也没把话说得太直白,但陈一鑫当然能听懂他的意思,点头应道:“陶总放心,我一向都是以国事为重。山东辽东要是不太平,我肯定也没心思休假。我的事情也不急,等这次你办完差事,局势明朗一点再说。”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陈一鑫的想法当然也是和绝大多数穿越者一样,希望子女今后能够完整地继承自己打拼下来的事业。不过要做到这一点,首先便得保证下一代具备相应的能力,否则再多的家产也抵不住后代出几个败家的庸才,而从小接受面且先进的教育,便是保证后代成才的基本条件之一。

关于是否要将孩子送回三亚念书的问题,陈一鑫也跟家人讨论过多次,但一直没有作出明确的决定。他倒不是认为没有必要送孩子回三亚,只是他要常年在北方镇守,无法与妻儿一同返回三亚定居,除非他能舍弃这几年在北方经营出来的局面,辞去目前的职务,选择回国做个文职武官。

穿死库水白丝女孩迎接夏天

是与家人长期分居两地,还是辞职舍弃当下的事业,对陈一鑫来说的确是一个两难的决定。哪怕他在军中杀伐果断,但在面临这样的选择时也还是不免出现了犹豫不决的情况。而且他已经离开三亚十年,在国内并无太多可依靠的人脉,不管是送家人回去还是自己调职,都很难提前做好周的安排,在这种情况下他肯定不能轻易放弃手中的军权。

陶东来的这个表态无疑是让他看到了解决问题的希望,如果执委会能对此提供比较妥善的安排,那倒真可以考虑先将家人送去三亚安顿,解决孩子的教育问题。

陈一鑫应道:“那我先谢谢陶总了!不过以后能不能多给些假期,这样我就能每年回两趟南方,免得孩子长大了不认识我这个爹!”

陶东来点点头道:“为国戍边,的确辛苦,你的难处,执委会肯定都放在心上,会尽力为你解决。关于休假的问题……可能还得看这次的任务能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如果一切顺利,那你今后就能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自行安排了。”

陶东来这话倒也不是给陈一鑫画大饼,如果真能在这次的多国会晤中达成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停战协议,那接下来一段时期内,海汉在东北亚地区就无需再保持随时备战的状态,不管是将领还是部队都能得到休整的机会。只要能迎来和平的局面,别说一年两次休假了,就算陈一鑫想回三亚住上个三五个月也不在话下。

当然了,这只是一种理想情况,东北亚的形势也未必会朝着海汉所期望的方向发展。陶东来不敢把话说得太死,毕竟熟悉东北亚情况的高级将领就这么几个人,要是国际形势接下来没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那海汉仍需在这个地区保持军备水平,陈一鑫肯定也没法回国享受长假。

当下有陈一鑫的家人在场,陶东来也没把话说得太直白,但陈一鑫当然能听懂他的意思,点头应道:“陶总放心,我一向都是以国事为重。山东辽东要是不太平,我肯定也没心思休假。我的事情也不急,等这次你办完差事,局势明朗一点再说。”

陈一鑫的想法当然也是和绝大多数穿越者一样,希望子女今后能够完整地继承自己打拼下来的事业。不过要做到这一点,首先便得保证下一代具备相应的能力,否则再多的家产也抵不住后代出几个败家的庸才,而从小接受面且先进的教育,便是保证后代成才的基本条件之一。

关于是否要将孩子送回三亚念书的问题,陈一鑫也跟家人讨论过多次,但一直没有作出明确的决定。他倒不是认为没有必要送孩子回三亚,只是他要常年在北方镇守,无法与妻儿一同返回三亚定居,除非他能舍弃这几年在北方经营出来的局面,辞去目前的职务,选择回国做个文职武官。

是与家人长期分居两地,还是辞职舍弃当下的事业,对陈一鑫来说的确是一个两难的决定。哪怕他在军中杀伐果断,但在面临这样的选择时也还是不免出现了犹豫不决的情况。而且他已经离开三亚十年,在国内并无太多可依靠的人脉,不管是送家人回去还是自己调职,都很难提前做好周的安排,在这种情况下他肯定不能轻易放弃手中的军权。

陶东来的这个表态无疑是让他看到了解决问题的希望,如果执委会能对此提供比较妥善的安排,那倒真可以考虑先将家人送去三亚安顿,解决孩子的教育问题。

陈一鑫应道:“那我先谢谢陶总了!不过以后能不能多给些假期,这样我就能每年回两趟南方,免得孩子长大了不认识我这个爹!”

陶东来点点头道:“为国戍边,的确辛苦,你的难处,执委会肯定都放在心上,会尽力为你解决。关于休假的问题……可能还得看这次的任务能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如果一切顺利,那你今后就能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自行安排了。”

陶东来这话倒也不是给陈一鑫画大饼,如果真能在这次的多国会晤中达成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停战协议,那接下来一段时期内,海汉在东北亚地区就无需再保持随时备战的状态,不管是将领还是部队都能得到休整的机会。只要能迎来和平的局面,别说一年两次休假了,就算陈一鑫想回三亚住上个三五个月也不在话下。

当然了,这只是一种理想情况,东北亚的形势也未必会朝着海汉所期望的方向发展。陶东来不敢把话说得太死,毕竟熟悉东北亚情况的高级将领就这么几个人,要是国际形势接下来没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那海汉仍需在这个地区保持军备水平,陈一鑫肯定也没法回国享受长假。

当下有陈一鑫的家人在场,陶东来也没把话说得太直白,但陈一鑫当然能听懂他的意思,点头应道:“陶总放心,我一向都是以国事为重。山东辽东要是不太平,我肯定也没心思休假。我的事情也不急,等这次你办完差事,局势明朗一点再说。”

陈一鑫的想法当然也是和绝大多数穿越者一样,希望子女今后能够完整地继承自己打拼下来的事业。不过要做到这一点,首先便得保证下一代具备相应的能力,否则再多的家产也抵不住后代出几个败家的庸才,而从小接受面且先进的教育,便是保证后代成才的基本条件之一。

关于是否要将孩子送回三亚念书的问题,陈一鑫也跟家人讨论过多次,但一直没有作出明确的决定。他倒不是认为没有必要送孩子回三亚,只是他要常年在北方镇守,无法与妻儿一同返回三亚定居,除非他能舍弃这几年在北方经营出来的局面,辞去目前的职务,选择回国做个文职武官。

是与家人长期分居两地,还是辞职舍弃当下的事业,对陈一鑫来说的确是一个两难的决定。哪怕他在军中杀伐果断,但在面临这样的选择时也还是不免出现了犹豫不决的情况。而且他已经离开三亚十年,在国内并无太多可依靠的人脉,不管是送家人回去还是自己调职,都很难提前做好周的安排,在这种情况下他肯定不能轻易放弃手中的军权。

陶东来的这个表态无疑是让他看到了解决问题的希望,如果执委会能对此提供比较妥善的安排,那倒真可以考虑先将家人送去三亚安顿,解决孩子的教育问题。

陈一鑫应道:“那我先谢谢陶总了!不过以后能不能多给些假期,这样我就能每年回两趟南方,免得孩子长大了不认识我这个爹!”

陶东来点点头道:“为国戍边,的确辛苦,你的难处,执委会肯定都放在心上,会尽力为你解决。关于休假的问题……可能还得看这次的任务能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如果一切顺利,那你今后就能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自行安排了。”

陶东来这话倒也不是给陈一鑫画大饼,如果真能在这次的多国会晤中达成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停战协议,那接下来一段时期内,海汉在东北亚地区就无需再保持随时备战的状态,不管是将领还是部队都能得到休整的机会。只要能迎来和平的局面,别说一年两次休假了,就算陈一鑫想回三亚住上个三五个月也不在话下。

当然了,这只是一种理想情况,东北亚的形势也未必会朝着海汉所期望的方向发展。陶东来不敢把话说得太死,毕竟熟悉东北亚情况的高级将领就这么几个人,要是国际形势接下来没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那海汉仍需在这个地区保持军备水平,陈一鑫肯定也没法回国享受长假。

当下有陈一鑫的家人在场,陶东来也没把话说得太直白,但陈一鑫当然能听懂他的意思,点头应道:“陶总放心,我一向都是以国事为重。山东辽东要是不太平,我肯定也没心思休假。我的事情也不急,等这次你办完差事,局势明朗一点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