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菠萝蜜美女视频

作为一个存在了几十年的工会组织,北美汽车工人协会存在的时间太长了,时间一长,有些事情就有了惯性,比如工会高层搞利益输送这种事,早期的时候,北美汽车工人协会的高层搞利益输送或许还会小心谨慎一些,可经过这些年的发展、习惯被“工会=政治正确”的北美汽车工人协会的高层,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不但肆无忌惮,而且毫无遮拦,所以,警局拿证据的整个过程顺利的简直不像话。

有了证据,提供证据的又是自己接下来的顶头上司,是以,不管是底特律警方还是检方都以超高的效率运行起来,至于民众,尤其是北美汽车工人协会的会员们,面对这个消息,则是一片哗然……

“每年至少有几千万美元被工会的那些混蛋以各种方式给私分了?”

“什么?工会买一个咖啡杯都要200多美元?!”

“会议室里的一把普通的椅子都要1000多美元?!”

“这个与纽约泛美咨询公司签订的每年200万美元的咨询费用又是怎么回事……”

………………

看到这些警方通过媒体陆续公布出来的这些信息,民众和北美汽车工人协会的会员们集体愤怒了、他们不敢相信,自己一直以来信赖无比的工会,居然就这么侵吞了自己的钱,一个咖啡杯竟然要200多美元?这是在把自己当傻子么?

嗯,相比如若干年后五角大楼采购一只咖啡杯都要1500多美元的时代,只能说,北美汽车工人协会在贪污这方面还是很“节俭”的。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北美汽车工人协会的名声彻底臭了大街,以至于在短短的不到一周的时间内,有超过5万名会员退出了北美汽车工人协会——在这种情况下,和资方谈什么加薪之类的事情,自然也就没有人在乎了。

而刚刚结束了对墨西哥和加拿大的考察、刚刚返回底特律的陈耕,也就成了媒体们的目标,知道陈耕一定会走通道离开的记者们,很聪明的没有在机场等待陈耕,而是守在了陈耕的庄园门口,看到车队缓缓的返回,立刻拦在了车队的前面……

“费尔南德斯先生,您如何看待这次爆出的北美汽车工人协会高层集体贪腐案?”

清纯mm在春风沉醉的早晨

“费尔南德斯先生,您这次考察的怎么样?真的会在墨西哥或者加拿大建厂吗?”

“费尔南德斯先生,您承认这次的北美汽车工人协会集体贪腐案是您的报复行动吗?”

“费尔南德斯先生,您会做到什么程度……”

…………

外面的声音清清楚楚的传了进来,蕾拉妮·泰勒抿了抿嘴,向陈耕请示道:“boss,您看这些记者该怎么处理?”

“不用管他们……算了,”陈耕想了想,说道:“停车吧。”

“停车?”蕾拉妮·泰勒愣了一下,惊讶的道:“您要接受记者的采访?”

“嗯,”陈耕点头应道:“现在有些不太好的声音,我说一下比较好。”

现在外面确实有一些不太好的声音,比如陈耕这次是在报复北美汽车工人协会,虽然这种声音并不大,可也不太小,毕竟工会的存在是政治正确不是?

见自己老大这么说,蕾拉妮·泰勒低声道:“那我来安排。”

看到蕾拉妮·泰勒从车上走了下来,记者们登时兴奋起来:费尔南德斯·陈先生这是准备接受我们的采访了吗?

实话实说,别看记者们都在这儿等着,可就在蕾拉妮·泰勒下车之前,对于陈耕是否会接受采访,谁也没有把握。

“费尔南德斯先生说了,他知道大家想要问什么问题,”迎着兴奋的媒体记者们,蕾拉妮·泰勒淡淡的说道:“boss接下来会就大家关心的问题阐述自己的看法和立场,也会回答大家的一些问题,但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10分钟?

虽然时间很多,但足够了,在这之前,大家都没想过陈耕会下车接受自己的采访呢,但是轰然应好。

对于新闻发布会,庄园这边并不陌生,甚至庄园里就有相应的设备,很快,庄园里就将装备送了过来并且安装完毕,陈耕结果话筒,说道:“我知道大家想要说什么,我先说明,对于工会,我向来都是很尊敬而且很钦佩的,因为工会的存在维护了工人的利益,对于贯彻美国自由和民主的精神都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但我也必须要说明的是,我认为,经过了这么些年野蛮和无序的发展,一些工会已经变质了,这些工会已经渐渐的从维护本行业从业人员的利益的存在变成了为一小部分人谋取利益的工具!”

说到这里,陈耕的表情严肃起来:“就比如北美汽车工人协会,没有人能够否认他们的存在对于改善北美汽车产业工人的生活状态起到了巨大的积极作用,但与此同时,通过这次北美汽车工人协会的集体贪腐事件,我们也应该看到,因为没有人对工会进行监管,导致北美汽车工人协会的高层出现了集体**的情况,这让人非常痛心的同时,也说明权利必须受到监管,因为绝对的权利会导致绝对的**!

所以我认为,工会是必须存在的,但工会的管理层也必须要进行监督,只有这样,工会才能够更好的为工人的利益服务。”

卧槽!

对工会进行监管?

陈耕的这个立场和态度,再让记者们惊讶的同时,也有不少记者暗中叫好。

说实话,北美汽车工人协会爆出了高层集体贪腐的事件之后,虽然其他一些唯恐殃及池鱼的工会在拼命的公关,但也不是没有人嘀咕:汽车工人的工会会出现集体贪腐的情况,我们的工会难道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记者工会也是如此,记者们甚至在私下里交流过,觉得自家工会也必然会存在贪腐的情况,恐怕数量还不少,如果当真如费尔南德斯·陈先生所说的那样,要对工会进行监督,这也是好事,起码对得起自己每个月缴纳的那些会费了不是?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陈耕的“必须对工会的管理层进行监管,以避免再次出现类似北美汽车工人协会高层集体贪腐时间的情况的出现”的论调给震惊了,以至于此前想问的诸多问题都被他们给抛到了脑后,有记者大声问道:“费尔南德斯先生,我是福克斯电视台的,我想问一下,您认为怎么才能对工会管理层的权利进行监管?”

陈耕才不会上这个当,他看了这个记者一眼,说道:“当然是以立法的形式。”

“您是希望国会通过一部相关的工会监管法律吗?”

“我再说一遍,是对工会管理层的监管法律,而不是对工会的监管法律,”陈耕怎么可能上这个当?工会的存在是政治正确,但如果是针对工会的管理层,那就是针对个人了,针对个人那就不是问题,在美国,针对政治高层的怀疑本身也是一种政治正确:“据我所知,美国貌似并没有一部针对工会管理层的监管法律,说到这里,我倒是有个想法……”

说到这里,陈耕顿了顿。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停了下来的陈耕,在场的记者们忽然有种“接下来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的感觉。

有记者小声的喃喃的道:“我觉得……”

“什么?”

“有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了……”

“什么很可怕的事情?”

“就是……”

还没等这个记者说完,陈耕就大声道:“我宣布,我上任之后,会推动市议会进行立法,对注册地在底特律以及在底特律活动的工会组织的管理层进行有效的监管,最大程度的避免再次出现类似北美汽车工人协会这起集体贪腐案的情况出现,最大程度的维护工会会员们的合法权益,毕竟,工会的每一分钱都来自于工会会员们缴纳的会费……”

轰!

陈耕的话还没说完,记者们顿时就炸了:费尔南德斯先生竟然要推动立法,以立法的形式对工会管理层进行监管?!

但很快,记者们就兴奋起来,这事儿啊,说不定还真能行!

是的,陈耕只是底特律的准市长,但只要他是市长,他就有权利推动立法,最重要的是,这次的立法是以“防止贪腐”的名义推动的,没有人敢在这种事情上搞鬼,也就意味着这桩立法估计用不了两三年就能搞定。

虽然这部法律、或者说是条例的适用范围仅限于底特律,但只要是在底特律地区活动的组织,也得受到这部法律或者条例的管理和制约……话说咱们记者工会的注册地是在哪儿来着?

这一刻,倒是有不少记者开始琢磨起了自家工会的注册地:如果我们记者工会的注册地也在底特律,那那些脑满肠肥的工会管理层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真是……看到那些脑满肠肥的家伙两股战战、脸色苍白的样子,我怎么就觉得那么开心呢?